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iang 的博客

 
 
 

日志

 
 

【引用】明代朝臣刘篙的《铁十字歌》  

2011-02-04 21:4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朝洪武年间(1368-1398),在江西庐陵地方,即今江西省吉安市,出土过一尊特大铁十字架,上铸有三国孙权年号“赤乌”,可见此铁十字架为三国年间所著,铁十字架上铸有对联一副:

 

     四海庆安澜,铁铸宝光留十字;

    万民怀大泽,金炉香篆霭千秋。

 

 此联中的“安澜”,指民生和顺升平。“十架”,即指十字架,“大泽”即“宏恩”或“大恩”。“金炉”指金香炉;“香篆”指袅袅上腾状如字的馨香之气。“蔼”,意为繁茂、茂盛;总意是:但愿万民因怀念上帝之宏恩而献上的感谢与祷告,能在中国兴盛茂旺,万代千秋。

 

时任北平按察使的刘嵩见此奇事,作《铁十字歌》以记之,此诗收录于刘嵩的《刘子高诗集》中。刘嵩,字子高,系明初洪武年间朝臣,也是当时著名文人,诗曰:

 

    庐陵江边铁十字,不知何代何岁年,

    何人作之孰置此,何名何用何宛然?

    形模交横出四角,三尺槎牙偃锥塑;

    雨淋日炙黑色滑,土中鲍鳞见班驳,

    人言南唐竹木场所都,铸此冒磋筏与桴。

    一沉江中一路隅,是邪非邪焉得虞。

    或云此古厌胜法,水怪奔冲赖排压;

    雌雄相顾走兴芒,神物护呵谁畚锸。

    所以往代鼓铸虔州城,此物千载为英精。

    舁铸过之铜乃成,精化气感理莫明。

    世人往往疑根植,下触每愁风雨殛。

    近时暴卒破盲感,掘地出之夸胆力。

    终然弃之不感匿,我时见之考其式,赤乌之年乃妄蚀。

    我闻天生五行中,惟金可革亦可从,

    何不为刀为错通商工,为耜为利九农,

    斩犀刺虎为剑锋,不然行雨极变化为蛟龙。

    何独汨没在泥滓,断甓遗株等沦弃。

    铜人不归秦缘废,坐阅兴亡一流涕。

    

 三国年间铁十字架的出土和北平按察使刘嵩《铁十字歌》一诗,也引发后人关于中国古代基督教的论述。明末清初的天主教耶稣会奉教者李九功在自己的《慎思录》内即记载过此事。

 

 李九功,字其叙,福清海口人。1628年,李九功和其兄李九标在前往福州参加乡试时,结识在福建传教的耶稣会士艾儒略,在聆听福音后,兄弟二人受洗入教,后来,李氏兄弟成为艾儒略的得力助手;帮助在艾儒略福建传道。在后来的礼仪之争中,他们还撰文著书为教会辩护。此外,李九功著有多部著作,《问答汇抄》八卷、《礼俗明辨》 、《证礼刍义》、《慎思录》三集、《西海艾先生行略》等。

 

 李九功其兄李九标,字其香,自归主以来亦虔诚奉教。他曾放弃科举考试,于天主教福州三山堂静修一年,有教友称他“等功名于浮云,视学业如牟髦”,李九标著有记载并辑轶艾儒略与另一位传教士卢安德的言行及谈道的汇集——《口铎日抄》,为教会留下了一份珍贵的文献遗产。李九标有诗一首,《答王无功九日》,收录如下:

        

        秋来菊花气,深山客重寻。

       露叶疑涵玉,风花似散金。
          摘来还泛酒,独坐即徐斟。

       王弘贪自醉,无复觅杨林。

 

    三国年间出土铁十字架一事,除了李九功的记载外,明朝天主教三柱石之一的徐光启也著有《铁十字著》,也记载了此事。

 

另据据教会文献《燕京开教略》记载:“江西王主教,于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1月15日与北京传教士寄信去,大铁十字架,形状甚奇、观于吉安府,即所谓圣安德肋宗徒之十字也。……,铁十字计高四尺五寸。枝宽四寸,中宽六寸五分。十字上有二孔相距一尺一寸。十字之龛,置于正中。龛上绣有诗赋。其中有万民四海字样。所言之万民四海即普天下地。细玩其义,实乃吾天主教人,以十字架实为天主圣教之遗迹。十字架系大明洪武年间出土,有孙吴年号”。

 

除了此铁十字架外,明朝时还曾发掘三个古十字碑:其一掘于福建省南安县,其形甚方,据论证,应是四或五世纪时的东西(晋南北朝),其二掘于泉州府东山寺,其三掘于泉州陆寺旁。这些铁十字架和十字碑的挖掘发现,虽不足以成为中国古代基督教存在的证据,但是也有多种基督教来华说流传,如使徒多马传教至东方说和东汉年间叙利亚传教士来华传教说等。

 

多马是耶稣的十二使徒之一,初早期教会历史有记录说使徒多马曾在中亚细亚和印度建立教会。更传说多马及其门徒曾把福音传到印度和中国。在马拉巴教会迦尔底亚的祈祷书中有此记载:“基督教藉著多马的宣扬,犹如双翼之鸟,飞往中国”。另有东汉年间两名叙利亚传教士以学习养蚕治丝为藉口来华传教说。李文彬在其所著《中国史略》第157-158页记载说:“在东汉时代,曾有两个叙利亚教士到过中国.他们到中国来,表面上是为了要学习养蚕治丝的方法,把蚕子带回欧洲,可是他们的本意,乃是传教”。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