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iang 的博客

 
 
 

日志

 
 

絮语“愤”、“启”、“悱”、“发”(一)  

2014-09-01 07:46:38|  分类: 心路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的八个字,“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引起我不少的思考;给了我一个,对自己几十年来的学和教,进行思考回顾,但谈不上系统整理的,冲动。有了思考,就想写;要写了,就必须思考。随想随写随整理,没有事先计划好的系统,没有写作目的,没有写作主题。也不知道是思维带动手指,还是手指带动思维?思维和手指,就这么自由的流动着,成了一个系列。这第一篇,写完才知道,写的是学龄前的受启,父亲给我的,和我给儿子的。

 

絮语”“”“”“(一)

      可能是因为老了,一向寡言的我变得有点絮絮叨叨。学龄20年,教龄30年的我,对愤启悱发,总觉着有些絮叨的蠢动,早已失去了冲动。想说,又不知说什么,也不知从何说起。也就想到哪里到哪里,哪里黑了哪里住。好在只是自言自语而已。

 

懵懂初启

 

      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孔老先生,在这里讲得是,教与学。第一个教我读书识字的人,是我的父亲。父亲教我最早认的字是,灶王爷两边的对联:上天言好事,下界带福来。那时,三四岁的孩子,只是学话,并不认字。灶王爷只是一张画,两边有黄纸黑字的对联。天天看见,每餐面对。那画是什么?那对联是什么?如此的疑问,在胸中似乎是有过,记忆模糊,不能确知。也算是,胸中有愤,父亲启之。应了孔子的话。

      父亲教我学的第一本书是《农用杂字》。开头两句是:人生天地间,庄农最为先。此时的我,无论是书中的字,还是书中的理,胸中只有空白。父亲的,似是,开启我胸中收容知识的器室的大门,向我的胸中灌输知识。这倒有点像,无愤而启。

      换一个角度,按时下雅称,换位思考一下。从观察自己的儿孙的行为,想到孩提时期的自己。从爬行,到直立行走,再到登高上椅子,上桌子,眼见手触的物品一天天增加。在这增加的物件之中,当然也有为数不多的书本。于是,各种印象就会在胸中积累,也包括对书本的印象的积累。当父亲拿出自己曾经玩过的书本,教书的名称,和里边的字句,以及知识的时候。可以算作有愤而启吧。愤,被解释为:胸中的满度积累。而,孩提时期的胸中积累,恐怕主要是疑问的积累。每个智力健全的孩子都向大人没完没了地提各种各样的问题,就是证明。至于,知识在胸中的积累,是微乎其微的。再至于,宏图大志的积累,就根本谈不上了。(待续)

 

    原发于2006年8月22日“绿茶屋”

    重发未作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