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iang 的博客

 
 
 

日志

 
 

[转载]【最后的路程】边云波诗集 (2014-01-04 20:03:50)  

2017-11-12 17:3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小 兵
 
神哪
我心坚定
我心坚定
我要唱诗
我要歌颂
我的灵啊
应当努力前行

我要唤醒琴瑟
再弹一曲
远方的无声鸽
带着挂满泪珠的音符
飞越高山
飞越江河
飞越荒原
飞越沙漠
飞向用繁华装饰罪恶的城镇
飞向用愚昧捆锁贫穷的村落
飞向我亲爱的弟兄
飞向在那里流泪的传道者

愿圣灵再一次点燃
我们起初的爱火
我愿为你们献上
一首战士的歌

我是基督的一个小兵
也就是你们的弟兄
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
        国度
        忍耐里
        一同有分
        息息相通

几十年来
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
    流泪谷
    和死荫的幽谷
也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
米甸旷野
和亚杜兰洞
为神的道
为了给耶稣作的见证
曾在那拔摩孤岛般的境地中
度过可多少次春寒冷东
送走了多少夏雨冬风
几十年来
  风狂雨暴
更感到主恩的奇妙
他引领我
趟过了多少险滩急流
他保守我
攀过了多少悬崖陡峭
他光照我
躲过了多少香花旁的绚丽陷阱
他扶持我
走过了多少蒺藜旁的狭窄小道
那一次网罗密怖
他使我像大卫那样脱离了险境
那一次锁入暗牢
他教我像保罗那样在深夜祷告
那一次被入押送
他护庇我走过了几十里的山路
那一次被迫夜耕
  他托住我承受了多少天的煎熬
多少次以青菜为粮
嚼着天恩的滋味
多少次以大地为床
依偎着曙光的怀抱
他使我用喜乐的步伐
丈量着冰天雪地
他使我有感恩的信念
遥望着云海波涛

几十年来
雨暴风狂
主的爱却深入海洋
多少次临近死亡
    没有死亡
多少次暗淡无光
    又见亮光
无形的枷锁
好象是主赐的奖赏
沉重的苦难
好象有天使在承当
多少次逼迫甚苦
主让我为他们祝福
多少次心灵受伤
主让我又重得力量
多少次背逆强项
主又柔声召回
在加利利的海边
托付了他的小羊

几十年来
岁月匆匆
脚步匆匆
我这个小兵
已经成了八十岁的老兵
——虽然是老兵
  仍旧是小兵
  仍旧是昔日的军装
  仍旧是初征的心情
  仍旧是排尾的战士
  仍旧是你们的弟兄
为了完成主的使命
我愿为你们看守器具
打完这美好的属灵战争
为了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我愿跟在你们的后面
跑完这最后的一段路程

亲爱的弟兄
我们常有秋雨秋风
    常见云深雾浓
愿诗人的夜半歌声
激动我们努力前行
琴瑟啊
愿你闪光的乐曲
划破幽暗的天空
领着亿万人歌颂
迎接慰人的晨星。。。。。

(二)见 证

只是
麦秋已过
夏令已完
晨星还未曾出现
多少神的仆人和使女
竟一个又一个地
        走向了乐园
给我们留下了多少思念
        多少辛酸

他们打过了美好的胜仗
    跑完了当跑的路程
    持守了所信的真道
    完成了当作的事工
他们一个又一个地离去了
没有留下名言高论
没有留下佳形美容
却留下了血泪遍地的事迹
留下了云霞满天的见证
留下了他们不朽的身影
鼓舞着我们
继续地努力前行

宋尚节先生走了
他毅然抛弃浮世的虚名
抢救了多少将亡的灵魂
王明道先生走了
他面对着危险奋不顾身
激励了多少人向主忠贞

刘景文女士走了
她金子般的纯净心灵
仍在频频地传颂
艾得理先生走了
他农夫般的耕耘播种
已经累累地收成

张谷泉弟兄走了
在湿冷的囚牢里
他用针线当笔
写出了火炼的遗诗
文沐灵姊妹走了
遗体被抬出监狱
她与山花为伴
无人知道她的墓地

郑惠端姊妹走了
用宝石般的贞坚
写出了奇异的恩典
王颂灵姊妹走了
用她谦卑的笑颜
留下了无声的语言

俞成华医师走了
一生像馨香的没药与神同在
陈 三弟兄走了
以在地若天的心情与神同行
赵西门弟兄走了
带着十字架归路的征人歌声
陈善理大夫走了
她说大患难后必有大的复兴

张家群弟兄走了
睡在氧气缭绕的云南边疆
绛巴约瑟想必也走了
因为五十年前
他走向了山高水深的西藏。。。。。。

去年,焦源濂弟兄走了
他众多的学生仍被神重重使用
今年,欧阳仁姊妹走了
她大量的作品荡涤着人的心胸

他们一个又一个地走了
他们的道路
    已经走完
但今后的道路
    仍然很远
但愿我们的头成为水的迟潭
但愿我们的眼成为泪的泉源
我们好为同胞们日夜哀哭
因为失丧的灵魂还有千千万万
            万万千千

我思念着主的慈心
我思念着他的慈颜
我思念着流血的骷髅地
思念着流泪的橄榄山
思念着五旬节时的火热盛会
思念着大逼迫后的东分西散
思念着到处奔走的保罗
思念着老态龙钟的约翰
思念着相继殉道的使徒们
思念着主后三百年的苦难
我的灵啊
愿你不再沉睡
我的心哪
愿你紧紧跟随
跟随着历代圣徒的脚步
跟随着同负一轭的前辈
伴随着泪洒中华的开荒布道者
伴随着血染神州的弟兄和姊妹

长江的洪峰啊
你漂走了多少宣道士的汗水
黄河的沃土啊
你埋葬了多少殉道者的血泪
青海湖滨的霞光啊
你照耀过多少牧羊人的心扉
天山雪岩的巨石啊
你树立了多少撒种人的墓碑

前一代的工人
已经归回了天庭
求主兴起
这一代的姊妹弟兄

求主兴起二三十岁的同工
像来华的建桥七节
像近代的宣道精英
    虽然箱提摩太那样年轻
    却已经被主使用

求主兴起四五十岁的同工
像马丁路得
像卫斯理弟兄
    突破黑暗的权势
    带来时代的复兴

求主兴起六七十岁的同工
以丰盛的生命
使别人的生命丰盛
以相通的心灵
使众人都心灵相通

求主兴起六七十岁的同工
八九十岁的同工
站在守望楼上
时刻代祷警醒
虽在垂暮之年
仍是不灭的明灯

求主兴起一批又一批
基督的精兵
奔向福音未得之地
完成主的重大使命

亲爱的姊妹弟兄
我们都是王家的祭司
我们都应当向主尽忠
  我们要矿展神国
  甚至要献出生命
  我们要荣耀主名
      容纳弟兄
      融合会众
      戒装出征

弟兄啊
起来,我们走吧
撇下一切
背十字架
跟主脚踪
往各各他
起来
我们走吧

 三)苏 醒  
我们曾多次唱过 
颂歌 
哀歌 
流离歌 
也曾经多次吟咏 
金诗 
朝鹿 
和百合 
我们反复诵读过 
底波拉 
大卫 
和所罗门的歌 
在这浩瀚如云的诗句中 
却有一个远方的无声歌 

说是“远方” 
又似乎近在身旁 
说是“无声” 
又有感人的回响 
说是普通的鸽子 
却有白银的翅膀 

说是失传的古老曲调 
却常在我的心底歌唱 
没有人能画出 
远方无声鸽的形象 
可是我热爱他 
像知心的朋友一样 

亲爱的弟兄 
我愿拨亮这盏将残的小灯 
请远方的无声鸽 
来倾述我当年的心路历程 

那些年 
多少弟兄 
向主坚定不移 
而我自己 
常有软弱恐惧 
外面多有风风雨雨 
里面多有悲悲惨惨 

那些时日 
牧人遭受击打 
羊群失散流离 
无花果树不发旺 
葡萄树不结果实 
橄榄树也不效力 
田地里不出粮食 
圈中绝了羊羔的鸣叫 
棚内也没有牛的影子 
这种荒凉的景象 
年甚一年 
日甚一日 
看不到终点 
一直在持续 
十几年二十年的时间里 
那场恶梦 
好象无边无际 

多少个同工 
被逮捕入狱 
所有的牧人 
被强迫劳役 

每一个信徒 
都磨难不已 
涉及亲友 
累及子女 

那些年 
好象神的耳朵发沉 
听不清晰 
那些年 
好象神的膀臂缩短 
相助无力 
好象越祷告神越不理 
好象越祷告神越远离 
好象越祷告凌辱越重 
好象越祷告逼迫越急 
所有的
圣经书籍 
都被烧毁 
所有的聚会场所 
都被封闭 

那些年 
脸上常有泪痕 
脚下常有血滴 
心理满了悒郁 
满了孤寂 
满了狐疑 
满了忧虑 
多少次呼天下应 
呼地不语 
多少次罗腾树下 
求主接去。。。。。 

主啊 
这压伤的芦苇 
为什么你不折断 
这将残的灯火 
为什么你不吹灭 
神哪 
倘若我能离世 
实在好得无比 
与主同在一起 
将永远得享安息。。。。。 

那些年 
我好象 
被掳到巴比伦的河边 
把琴挂在柳树上 
一追想锡安 
就流泪满面 

年复一年 
日复一日 
那一天 
我心里忽然响起 
大卫的夜间歌曲 
我就像一个夜行人 
在沙漠里 
望见了晨曦 
于是 
我弹拨起生了锈的琴弦 
把古人的诗 
坚定地再唱给自己 
大山可以挪开 
小山可以迁移 
但主的慈爱啊 
永不会把我丢弃 
永不会把我丢弃 

当我靠主重新站起 
我才发现 
还有七千个姊妹兄弟 
未曾向巴力屈膝 
就像当年 
神精选了三百年勇士 
战士了十三万五千人的大敌 
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胜利 

原来神的心意 
是把应该拆毁的 
一拆到底 
再把应该建立的 
重新建立 

父啊天地的主 
我们感谢你 
因为你的美意 
原来就是如此 
现在海外 
已经有七千个华人教会 
现在海内 
已经有几千万姊妹弟兄 

我们经过了水火 
神使我们进到丰富之地 
我们走过了流泪谷 
神叫这谷却有泉源流溢 

神啊 
你的道路 
高过我们的道路 
愿你的意念 
指引我们的行程 
愿我们看见远处的 
云柱和火柱 
愿我们看见脚前的 
亮光和明灯 
愿我们扬声高唱 
我心坚定 
我心坚定 
我要唱歌 
我要歌颂 
我的灵啊 
应当努力前行 

四)泉 涌 

我们反复地唱过 
底波拉 
大卫 
和所罗门的歌 
今天 
我愿挑旺这将残的灯火 
请远方的无声鸽 
来述说那昔日百般的试炼 
和靠主得胜的喜乐 

那些年 
四季都是冬天 
霜雪凌冽 
冻僵了松柏的脸 
但是树根 
却无声无色地埋在深处 
不屈不扰地向前伸展 

那些年 
白昼也是夜晚 
天昏地暗 
禁锢了智慧的眼 
但是心灵 
却不声不响地飞向高天 
饱尝到那里的甘甜 

那些年 
好象有一张无形的 
恐怖的网 
捕杀了琴瑟的音响 
却割不段诗人的异象 
他们用苦菜作笔 
在大地上写满了诗章 

那些年 
处处是令人窒息的 
刺骨寒风 
击打着枝叶花果的面容 
却不能扼杀坚强的生命 
当神把春天轻轻地唤醒 
转眼间更加郁郁 

那些年 
那紧 着斗室的铁栏 
没有勒断弟兄们心中的平安 
那泡烂了双脚的水田 
没有埋葬弟兄们起初的心愿 
那吐着血仍要去搬运的砖瓦 
磨破了双手 
却像是手捧着恩典 
那天天要和他拼搏的泥土 
抹黑了全身 
却像是身披着光环 

那些年 
有位弟兄 
背着煤筐攀爬矿井 
与主更加亲近 
有位姊妹 
在背后反带着手铐 
向主更为感恩 
有些弟兄 
在主日清晨 
仍要像牛马那样去耕地 
却用心灵 
照常地敬拜天上的父神 

有位弟兄 
擦干了脸上的血污 
谦卑地说我不配为主受苦 
有位姊妹 
十几天不给任何食物 
喜乐地说我还有主的祝福 

鼎为炼银 
炉为炼金 
惟有耶和华 
熬炼人的心 
他要炼尽我们的渣滓 
攻克己身 
成为洁净的器皿 
成为合神心意的人 

神使旷野变为水潭 
叫旱地涌出水泉 
因为他的道路 
高过了我们的道路 
他的意念 
高过可我们的意念 
洪水一旦过去 
彩虹就要出现 
阴云一旦消散 
阳光更加灿烂 

几十年来 
雨暴风狂 
主的爱却深如海洋 
几十年来 
风狂雨暴 
主的恩更显得奇妙 
他拆毁了枯木禾草 
却坚立了金银珠宝 
他使明月悬空不坠 
他使繁星暗夜常笑 
他使苦涩的海底 
生长出奇异的花草 
他使荒凉的沙漠 
隐藏着彩色的贝壳 
他使晚霞的余辉 
染红了滚滚的巨浪 
他使阴云的墨色 
谱写了琅琅的曲调 
他使危险的悬崖下 
甘泉淙淙 
他使死荫的幽谷中 
百合摇摇 
他使霜雪层层 
陪 出青青的松枝 
他使阴雨阵阵 
冲洗了淡淡的没药 
他使美景历历 
香气飘飘 
百花舒腰 
百鸟鸣叫 
召唤着更大的丰收 
早日来到 

玫瑰的花瓣 
在沙漠里含笑舒 
凤仙的芳香 
在荆棘中迎风飘散 
腊梅笑对着冷酷的寒风 
挥开雪片而招展 
荷莲摆脱了污浊的泥水 
一尘不染而争艳 

百病缠身 
好象是爱的锁链 
一生忧患 
引领到主的面前 
素食淡饭 
餐餐有丰富的恩典 
居无定所 
处处有恩手在扶搀 
无尽的苦难 
又似乎非常的短暂 
痛楚的人生 
更思念天上的平安 
辛酸的热泪 
常流过宁静的笑脸 
无言的祷告 
直通向力量的泉源 

旷野茫茫 
使古人渴望遍地蜜汁的迦南 
长夜漫漫 
使古人写出激励人心的诗篇 
唱断枷锁 
唱走危难 
歌声翩翩 
抚慰着孤寂的心弦 
恩光闪闪 
带来了感人的期盼 
鼓舞着人们 
怡然地活在今天 
欣然的走向明天 
欢然地把这夜间的歌曲 
唱给明天的明天
 
(五)复 兴 


麦秋已过 
夏令已完 
世路还没有走断 
人间越显得幽暗 
越近十架 
人越稀少 
越近标杆 
路越艰难。。。。。。 

亲爱的弟兄啊 
那一年 
你含着热烈献上了自己 
放下了世上的名利 
吞咽着逼迫和讽刺 
为了补满 
基督患难的缺欠 
甘愿持守 
背负十架的心志 
有时候饮食无继 
含辛茹苦 
甘之如() 
有时候高山无路 
拨开云翳 
攀登天梯 
那时候越有压力 
越有能力 
那时候苦中有乐 
苦杯有蜜 

但是 
多少年的狂风暴雨 
使人难免疑虑脚下的步履 
多少年的暴雨狂风 
使人难免踟蹰所走的路径 
渐渐地危机四伏 
险象丛生 
渐渐地受压甚重 
力不能胜 
有时候心烦意乱 
如潮 
有时候心灰意冷 
沉重如水 
有时候人们的误会重重 
使内心 
像残灯陪伴着孤影 
有时候撒旦的 液咄咄 
使难堪 
像残叶忍受着寒风 

你曾说 
人,难免有人的软弱 
人,毕竟有人的感情 
冷眼,钉在谁的脸上 
谁都会感到耻辱 
冷箭,射在谁的心中 
谁都会感到疼痛 

你曾想 
为什么这样委屈自己 
又何必这样固执拘泥 
有些人对真道有些偏离 
生活的就比较舒适安逸 

那一天 
你觉得万不得已 
学习着虚应故事 
渐渐地挪移帐棚 
走到了死海地区 

有时候要泪向内流 
去讨好别人的名利私欲 
有时候要强颜欢笑 
去迎合别人的贪 乐趣 
对世俗如形如影 
对恶事若即若离 
失去了起初奉献的爱心 
失去了与主灵交的亲昵 
失去了当年复兴的火热 
失去了胜过邪恶的坚毅 
失去了凡事信托的平静 
失去了心旷神怡的安息 
表面上热热闹闹 
心里面忧忧郁郁。。。。。。。 

其实 
我也有同样的失败 
我也有同样的伤痛 
也曾经多次挣扎 
但总是徒劳无功 
常觉得孤单无助 
常觉得软弱无能 
常觉得残缺无用 


那一天 
恩主擦干了我的眼泪 
天父开启了我的眼睛 
再一次看到主流血的大爱 
再一次听到那古老的歌声 

你孤单吗,真孤单吗 
耶稣比你更孤单 
你贫穷吗,真贫穷吗 
耶稣比你更贫穷 
你困倦吗,真困倦吗 
耶稣比你更困倦 
你担重吗,真担重吗 
耶稣比你更担重 
他为你我离开了高天的荣耀 
他为你我降生在贫寒的马棚 
他为你我尝尽了人间的疾苦 
他为你我舍去了自己的性命 
亲爱的弟兄啊 
愿我们在神面前静一静 
等一等 
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 
我们要如鹰展翅上腾 

亲爱的啊 
你的苦难不会比约伯更重 
你的委屈不会比约瑟更深 
你的失败不会比彼得更大 
你的失脚不会比大卫更甚 
约伯经过造就 
得以亲眼见神 
约瑟经过造就 
解救了一代的饿困 
彼得回过头来 
坚固了他的弟兄 
大卫悔改以后 
指教了有过犯的人 
神对我们 
同有更多的怜悯 
要用我们 
使人更多地蒙恩 

亲爱的弟兄啊 
愿我们的灵及早苏醒 
愿我们的歌欢呼黎明 
虽然越近十架 
人越稀少 
越近标杆 
路越难行 
但愿我们靠着主的大能 
抬着头 
挺起胸 
冒着暴雨 
顶着狂风 
踏碎急流险滩 
踏平悬崖险峰 
和穹苍齐声欢唱 
和诸天共同回应 
接过上一代传来的 
福音火炬 
奔跑我们这一代的 
艰辛路程 
(六)西   行

我是基督的一个小兵
也就是你们的弟兄
虽然天涯海角
却在共同侍奉
我们要以爱相
    以爱相通
    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跑完最后的一段路程

自从司提反随主逝去
殉道者前仆后继
信徒们到处受逼
福音却由东向西
  传到了世界各地

当救恩传到了安提阿
圣徒的血
栽种出一株鲜艳的奇
保罗用生命西征罗马
血溅欧洲
培育了遍地美丽的香花
敬虔的弟兄们 
  跨海西进
  十字架攻取了美洲的大厦
上万个传道者
  继续西行
  使真光照耀到沉睡的中华
我们西方的土地
尚未开
愿我们千万军马
向西进发

愿我们唤醒琴瑟
    再弹一曲远方的无声鸽
    带着挂满泪珠的音符
    飞越山岭
    飞越江河
    去看一看前方的弟兄姊妹
    看一看他们的宣道生活

也许就在此时此刻
  也许就在今天今晚
  有些人正离家背井
      走向天边
  有些人正通宵祷告
      求主顾念
  有些人正拥挤在小楼上
      低声地分享主的恩典
  有些人正 居在内室中
      专心地书写读经体验
  有些人把小船
      划到空阔的海面
  有些人福音
      带到茂密的草原
  有些人梯山越岭
      日行百里
  有些人盐水泡饭
      日进两餐

有些人走过一个村庄
    又一个村庄
    流泪撒种
有些人走过一个镇店
    又一个镇店
    宣道不倦
有些人白天
    终日和人交谈
有些人晚间
    彻夜蚊蝇为伴
有些人用枯树
    当作头枕
有些人用野草
    当作坐垫
山洞里无灯无光
    大家就背诵经文歌唱
监牢中条规森严
    有人就默念主的恩眷
有些弟兄多少次
    遭到拘押罚款
有位弟兄多少年
    每周禁食五天
有些人在旷野里
    找到了忘却的金句圣言
有些人在森林中
    采摘到新鲜的甘美诗篇

那一次
  有两位弟兄
  找不到栖身的居所
  在雪地中互相勉励以神为乐
那一次
  有两位姊妹
  异乡思家伤心难过
  就吟唱着在地如天为主而活
  他们经常在旷野
        山岭
        洞穴
        到处飘泊
  他们忍受着戏弄
        监禁
        逼迫
        各种折磨

他们乃是
  胜过我们手足的灵胞弟兄
他们也是
  我们亲爱的无名的传道者

他们有普通人同样的性格
  但是有不同的取舍
  为了寻找浪子们回家 
    甘愿自己去流浪跋涉
  是自己的手
    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
  是自己的脚
    甘心到窄路上来奔波
  甘愿让自己的一生
    在荒山野岭中埋没
  甘愿用自己的自由
    选择不自由的生活

他们的字典里
没有世福可享
他们的心灵中
却好象是天堂
他们不会患得患失
他们不会左右彷徨
他们不去思量别人怎么猜测
他们不去计较别人怎么评讲
他们只求得到主的称许
他们只望作主的心上
他们不会
    自我陶醉会众的鼓掌
他们不会
    自我欣赏自己的讲章
他们不会暗暗地沽名钓誉
    不会表面上故作谦让
    不会把人的冲动当成神的感动
      突发奇想
    不会标新立异攻击自己的弟兄
      自我宣传
    不会偷偷窃取父神的荣耀
    不会吹毛求疵使肢体受伤
  
  他们是世界上不配有的人
    愿他们的皎洁形象
    把我们的心灵照亮
    我们活在恩中应当感恩
    我们活在光中应当发光
    我们不能响往世路的宽广
          以致心路上迷茫
    我们不能在人前成就辉煌
          在神前羞愧难当
  愿那些前方的弟兄
    成为我们的榜样
  愿我们重新决志
    靠主刚强
    卸下重担
    向上飞翔
    跑完最后的路程
    打完美好的胜仗

  举目向西展望
    广大禾场荒凉
    庄稼缺人收割
    羊群少人收养
    主心日日忧伤
    谁肯为主前往
  你在何方啊
    我的弟兄
  你的弟兄啊
    你在何方
 

( 七 )呼   声

我是基督的一个小兵,
也就是你们的弟兄
虚度了多少个岁月
已经是将残的小灯
常念救主的恩宠
常愧不配的一生
常感亏欠重重
常怕两手空空
常叹欠债累累
常恐无力还清
常有一些负担
常觉心情沉重
常盼多有弟兄
常望共同担承

我曾经
到过一个边疆的小寨
离别时大家送到村外
一个满脸稚气的姊妹哭着说
——爷爷,我不愿意你离开
  我怕你走了以后
  就再也不会回来
我曾经
到过一个远方的小县
离别时大家送到村前
一位银发飘洒的老人流着泪
    ——叫我早日再来看看 
        他说恐怕来晚了
        就不能在地上相见
我曾经
到过一个彝族的山城
离别前大家泣不成声
有位弟兄送了七里山路
  留步在山顶
我沿着崎岖的山径
    踉跄地前行
下山后回望山峰
  他仍在山头招手不停
蓝天衬着他山上的身影
  山风吹着他的衣衫抖动
  一直刻印在我的心中

我曾经
到过一个荒僻的矿区
离别前大家不胜依依
许多肢体送进了车站
  站台上只能遥相示意
  当车轮徐徐地开启
    一位姊妹追奔不息
  她一只手擦着眼泪
    一只手高高地举起
  我看不清她的面孔
    也记不起她的名字
  但是我不能忘记
    她那件红格的黑色毛衣

我不能忘记
    那些用苗族话唱诗的姊妹
我不能忘记
    那位用彝族话翻译的弟兄
我不能忘记
    那些头上插满野花的儿童
我不能忘记
    那个帽子有些破洞的学生
我不能忘记
    那位那鸡头敬给我的老人
我不能忘记
    那位用爱心责备我的同工 
    那位老伯母紧紧锁着双眉
      劝我不要再翻山越岭
    那位老妈妈笑开一脸皱纹
      把酸枣塞在我的手中
    那位白发的姊妹眯着眼睛
      把我的衬衣补补缝缝
    那位魅梧的弟兄因我患病
      在山中要背着我前行

我不能忘记
    这些历历如昨的往事
我不能忘记
    这些牵动人心的深情
亲爱的弟兄啊
    我以神的慈悲向你吁请
    愿你看到这如声如动的情景
    请你记念这尚未完成的事工

我是基督的小兵
也是将残的小灯
常感有心无力
常觉忧心忡忡
常向西方倾听
常闻羊群哀鸣
主心日日伤痛
谁肯为主出征
亲爱的弟兄啊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啊
亲爱的弟兄
 
( 八 )出 征

亲爱的弟兄
这已是最后的一段路程
撒旦的气势更加凌厉
福音的号角响彻天空
我们要意念相同
    爱心相通
    遥相呼应
    打胜这场属灵的战争

麦秋已经过去
夏令已经完毕
晨星即将出现
时间更加紧急
到处是马其顿的呼声
到处是同工们的呼吁
我们哪有那么多的空间
    唉声叹气
    自怜自惜
  哪有那么多的余力
    争论不休
    内战不息
我们都是神的儿女
我们都是姊妹兄弟
我们乃是基督的身体
我们乃是基督的军旅
我们要把基督的旌旗高高地举起
我们要把基督的福音直传到地极

神让中国信徒
用血泪
书写了自己的教会历史
又让千万同胞
走出国门
布满了世界各地
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
定然有神美好的旨意
亲爱的弟兄们哪
我们既得了神儿子的位分
焉知不是为了现今的时机

愿琴瑟奏出更强的乐曲
愿音符更加有力地飞起
愿远方的无声鸽展开双翅
带着我们
    看一看全世界的华侨华人
    看一看神为我们作的大事

我们要飞往汉城
    飞往巴西
    飞往太平洋的许多岛屿
    飞往东南亚的许多山区
    飞往意大利的许多乡镇
    飞往俄罗斯的许多城市
    去看望哥林多的华人团契
    去看望腓立比的华人兄弟
    去看望澳大利亚的众多肢体
    去看望留学全球的莘莘学子
    去看望布满全地的神州后裔
    看一看约帕
        这样华人蒙恩的城邑
    看一看中东
        那些福音未得的荒地

度过了几十次春风夏暖
送走了几十次秋雨冬寒
我这个小兵
已经到了老兵
躯体多有伤残
心灵常觉枯干
但愿我有
    远方无声鸽的语言
    和你们互励互勉
    用祷告陪着你们
    出发争战

我们要走向宁夏
    走向陕甘
    走向云贵
    走向四川
    走向青藏的高原
    走向新疆的高山

愿灵风吹动
愿灵雨浇灌
愿我们的同胞骨肉
    同蒙恩典
愿我们的可爱家园
    鲜花开遍
然后走出国门勇往直前
愿天国的福音继续西传


亲爱的弟兄啊
庄稼已经发白
缺少工人收割
到处都在求援
到处都有急需
大敌当前
大战在即
为什么还要思虑
为什么还在犹豫
恩主培育我们一生一世
常是使用我们一事一时

主说我可以差遣谁呢
谁肯为我们去呢
你在哪里啊 
我的弟兄
我的弟兄啊
  你在哪里

愿我们听见
进军的号角
愿我们起来
向普世宣道
我们经过了熔炉的铸造
我们经受了烈火的煅烧
我们要沿着十字架的血路
继续地向前奔跑

愿我们听见角声高昂嘹亮
让我们随着征人一同歌唱
举目向西展望
广大禾场荒凉
遍地迷失亡羊
急切需人牧养
主心日日忧伤
谁肯为主前往
泪,在我们的眼眶
血,在我们的胸膛
命,要为主去摆上
心,在永远的家乡
肩,负起沉重十架
身,披着全副军装
手,举着福音火把
脚,走向骷髅疆场

几十年来
  脚步匆匆
  岁月匆匆
  我这个小兵
  已经成了老兵
  虽然是老兵
  却仍旧是小兵
  仍旧是排尾的战士
  仍旧是你们的弟兄
  我们要
    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
    要跑尽这最后的路程

愿我们想到主耶稣的呼召
愿我们看到前一代的脚踪
愿我们听到出征人的战歌
    一同高唱
    我心坚定
    我心坚定
    我要唱诗
    我要歌颂
    我的灵啊
    应当努力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