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iang 的博客

 
 
 

日志

 
 

【转载】20180127凇霜冰晶白世界 梨花银树雪满山  

2018-02-02 13:4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虑山门---潘家沟---太行部落---云中旅舍---柿红头---寨门沟---井湾村
 
20180127凇霜冰晶白世界  梨花银树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本周寒潮来袭,几天来的最低气温一直在零下10度徘徊,最高温度也都在0度线以下,各地的暴雪预警也此起彼伏,就连长江以南的上海、江浙等南方地区都暴雪成灾,以致于网传“大雁成了这几天最懵逼的物种,还以为飞错了方向”,我们河南省黄河以南的地区也又一次暴雪如席、铺天盖地,可唯独我们安阳地处河南北部,始终与北京保持一致,望眼欲穿不见雪花飞舞,因而有好事者建议启动“南雪北调”工程,只是期待不要遗忘、撇下了安阳。

        寒冷无雪,而太行山却银装素裹,近日洁白的雾凇染白了整个太行,当山中雾凇的视频从微信流出,有约、踏浪就迫不及待、说走就走,率先驱车太行,尽享玉树琼花、洁白晶莹的世界。上周因参加网球比赛没能随驴友们在通天峡谷踏雪戏冰,队长打算本周再走通天峡上游的冰河峡谷,便随即报名跟进,可当昨日看到有约、踏浪传出的雾凇图片,加之又有林州昨晚下雪的消息,我们的计划也随之改变了。

        清晨,寒气逼人,预报中的雪还是没有下来,以致于有驴人在车上戏说:人家南方下的是“暴雪”,而我们这儿只是“报的有雪”。虽路面无雪,高速公路却因严寒冰冻而关闭,中巴车进入林州,路面上才见稀疏的雪片,说明林州昨晚真的飘起了雪花,当驶入“太行春天”大道,白雪竟然覆盖了路面,虽说是薄薄的一层,但连日低温的天气,路面冰冻雪滑,进入“林滤山牌坊”,爬坡的车辆就感觉打滑难控,为安全起见,我们就此下车,徒步沿潘家沟上行。

        远山朦胧,似乎要故意遮掩人们窥探山顶雾凇的视线,丛林幽静,可灌木枝杈上斑驳的落雪也难企人们对玉树琼花的期盼,山道蜿蜒,脚下沙沙作响的雪粒又仿佛是在挑弄驴人失落的心绪。穿越丛林,踏雪向上,岩石上的落雪依石而就,形态各异,枝杈上的落雪也依木而栖,姿态万千。随着山道登高而上,雪花也开始起舞了,从一开始还以为只是枝杈上偶尔的飘落,到稀稀疏疏,纷纷扬扬,再至漫天飞舞,似乎海拔的高度成就着雪花飘舞的密度。渐渐的,雪雾弥漫了山野,落雪覆盖了枝杈,而且雾气也开始在细细的枝头凝结成霜,顿时整个山野白雾茫茫的一片,枝头的霜花在流动的雪雾中也慢慢地变成了白绒绒的雾凇,有的还挑起纤长妩媚的白色睫毛,如洁白的精灵,身姿袅娜,楚楚动人,令人不由心生怜惜之情。

        登上大崭,少了山谷中壁立千仞岩壁的不染霜雪,更是洁白无暇的世界,太行部落客栈弥漫在雪雾之中,朦胧静寂,没有了往日里驴影攒动的喧嚣。跑在前面的强驴们也没有登顶蚁尖寨的坚持,只在山前留下一串杂乱的脚印去往云中旅舍的方向,今天的后队人数众多,一来平日里的强驴——队长、大军落在了后面,二来刚刚放寒假的四位大学生也初来乍到与后队为伍,还有我和老黑依然的坚守后队。

        雾凇雪霜,玉树琼花,万物皆白,仿佛进入一个不染尘埃的世界。一路盘绕平切也少了拔高的气喘和热汗,这里的雪比起山谷中的厚实多了,踏雪漫步,更觉神清气爽。雪雾也时而升腾飘弥漫,四野茫茫,朦胧的树影伸展着虬劲的身姿,游弋的驴影穿梭在雪雾云烟的仙境之中,悬崖边上的灌丛也一身白绒在雪雾中摇曳着,提醒着驴人“山道临渊,行路谨慎”,曾经在这儿仰望伟岸的蚁尖寨山峰,也可俯瞰山下虬龙般的公路,而今一切都淹没在茫茫的雪雾之中。

        还在太行部落时队长就要大军联系沙沟村的“百合农庄”,意欲在那里吃午饭,然后从刘家梯下山,一路穿行雪雾到达云中旅舍,大军以照顾老黑龙体有恙为名建议“就此午餐,然后下行隧道口,再走白岩寺下山”,队长因率四名学生已在百合农庄报过饭菜为由,实则或许是要“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承将大任”为愿,坚持要去往刘家梯,当他们追随前队而去,消失在茫茫的雪雾之中,我和大军、老黑三人走进了这儿的“倚山农庄”。

        一开始担心严寒冬季农家院早就关门歇业了,反正我仨的背囊中都准备了饭菜,谁知这里还另有其他驴队正在午饭,老板也热情地为我仨腾出房间,端来火盆,毕竟我们在夏季也偶有在这儿吃饭、夜宿的交情。一瓶二锅头带着冰冻的甘烈交织着火盆的热温,汗水、雪水湿透的衣衫开始冒出热气。那队驴人从隧道口上来说要顺盘山公路下行,还劝说我们下行隧道口的山路陡峭、冰雪光滑,我们还信心满满说“带着冰爪呢”,可当我们走出倚山农庄,仨人都觉得“这二锅头是真的”,“度数够劲儿”,为安全考虑,决定继续平切至寨门沟下行,为的是“消消酒劲儿”。

        平切寨门沟,依旧梨花银树、雪雾漫漫,明知有下行山口的小道却没能找到,直到沿大路从南到北走过柿红头村,才又从村北的岔路折返回来。村中的“马鞍垴农庄”也有几位不畏严寒、贪图雪色的驴人,老黑大概是这里的常客,还与这家的老板寒暄招呼、提及曾带着医生为其治疗眼疾之事。穿过村子,来到下山口的大柳树下,穿戴冰爪,开始下行寨门沟。

        这里山路陡峭、盘折崎岖,穿着冰爪对付冰雪到也不难,但仍需小心谨慎。途中有强驴(空山)两位从后面赶来,他俩从水河、苍龙山上行,在沙沟村吃午饭时见过三人行的前队,还说三人行早已开始下山了,不多时就有船夫赵电话询问我们的位置,并告知他们已经到山下的井湾村了。由于路面积雪光滑,我们的车辆停在远离爬坡山路的井湾村,当我们下至红旗渠旁的观光大道,按微信导航,我们又徒步半个小时,这才找到在井湾村停靠的车辆。

        “天老黑了,下雪路滑,小心掉沟里啊!”车厢里,戏言欢笑,迎接三位的到来。驱车回返,安阳竟也飘起了漫天的雪花,但比起山中的景致,实乃天上人间之别啊。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路面积雪,车辆过林虑山牌坊后已开始打滑
20180127凇霜冰晶白世界  梨花银树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安全起见,我们就在牌坊处下车,徒步上行潘家沟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远山朦胧,不知山中是否还有雾凇胜景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进入丛林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上行开始,几位放了假的大学生的球鞋底纹难敌积雪的光滑,早早地就开始穿戴冰爪了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山道向上,进入白雪世界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欣喜地与白雪留个影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千树万树梨花开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渐渐拔高,进入落雪模式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壁立千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雪栖枝杈,姿态万千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雪中艰难地攀爬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风雪漫漫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凇霜冰晶白世界  梨花银树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天下何处染尘埃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纤长洁白的雾凇
20180127凇霜冰晶白世界  梨花银树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留下美丽的景致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雪雾朦胧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朦胧中那块像眼镜蛇的石头,快要走出潘家沟了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走出潘家沟,大军上演暴雪模式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五龙庙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雪雾中,朦胧的太行部落度假村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度假村的果树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放弃登顶蚁尖寨,平切去往云中旅舍方向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凇霜冰晶白世界  梨花银树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大王和小王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梨花盛开
20180127凇霜冰晶白世界  梨花银树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四位大学生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大王小王表情严肃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大岭村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青石榴沟村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来到云中旅舍,我和大军、老黑在此午餐,队长率四位学生去往刘家梯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在这家农庄就餐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凇霜冰晶白世界  梨花银树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原打算由云中旅舍就开始下行,可二锅头使我们改变了计划,继续平切寨门沟消消酒劲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曾经有人说这是夫妻树,此时应该是兄弟树了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在柿红头村,老黑与马鞍垴农庄的老板寒暄招呼、叙叙旧情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雪雾中的马鞍垴农庄,里面还有一队驴人在午餐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穿越柿红头村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下行寨门沟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途中与空山相遇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今天这块纹理倾斜的石头没有了表演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寨门沟口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20180127雪满山 - 望云飞 - 望云飞
 又见恐龙雪中吼,说明我们走出来寨门沟,进入观光大道,开始寻找井湾村停靠的车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